欢迎来到 - 她乐美文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诗歌大全 > 格律诗 >

以新视野开掘诗歌最深层的精神追求·福建日报社数字报刊平台

时间:2019-04-15 06:45 点击:
诗歌是中国最古老的文学体裁,蕴含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。如何以新视野开掘中国诗歌最深层的精神追求,分析中华民族最独特的精神基因,为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的再出发激扬新思路、带来新经验?近日,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、北京大学中文系共同举办“中国

诗歌是中国最古老的文学体裁,蕴含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。如何以新视野开掘中国诗歌深层精神追求,分析中华民族最独特的精神基因,为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的再出发激扬新思路、带来新经验?近日,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、北京大学中文系共同举办“中国古代诗体、诗学与诗史研究的新视野”学术研讨会,与会学者围绕中国古代诗歌体式、中国古代诗学理论、中国古代诗史专题、中国古代诗歌研究家与学术史、中国古代诗歌研究的新方法与新理论等主题展开研讨,为开展中国古代诗体、诗学与诗史研究带来新的视野和思路。

    ◆咏歌与吟诵:中国早期诗体之生成

中国古代诗体以齐言为主而不是以杂言为主,在齐言中又以四言、五言和七言为主,而不是以三言和六言为主,这是古今熟知的现象,但是却缺少合理的解释。

首都师范大学教授赵敏俐认为,就文体特征来说,中国古代诗歌是一种有节奏有韵律的语言加强形式,它不仅是一种语言艺术,更是一种声音艺术,因而,研究诗体的生成及其特征,不仅需要从语言韵律的角度进行分析,更需要从诗歌本质特征入手,从诗体发生的角度切入。正是循着这样的理路,在当代学者研究的基础之上,他尝试建构一个从咏歌到吟诵的诗体研究模式,对中国早期诗体生成及其基本原理进行初步探讨。

赵敏俐说,要研究中国诗歌体式,首先应该从诗的产生开始。人类最早从何开始了诗的歌唱?确切的时间不得而知。《毛诗序》曰:“诗者,志之所之也。在心为志,发言为诗。情动于中而形于言,言之不足故嗟叹之,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,永歌之不足,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。”由此而言,当先民们有了语言表达的冲动之后,就可能开始了诗歌的创作,因为诗就是一种用语言来表达情感的方式。诗这种语言又不同于一般的说话语言,而是一种强化了声音节奏的特殊语言。所谓“诗言志,歌永言,声依永,律和声”是也。换句话说,中国诗歌最初的产生与咏歌和吟诵有直接关系。咏歌与吟诵,意味着最初的诗歌语言并不是一般的言说,而是将心中之“志”按照一定的节奏韵律表达出来,一定要“声依永”“律和声”,要“依声节之”。所以,中国古代最早的诗都是用歌唱的方式表达出来的,它的产生早在文字产生之前,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早期诗歌,都是有了文字之后的追记。《诗经》中大量的嗟叹词,就是歌唱的一种声音符号记录。以后,随着诗与乐的分离,诗才由歌唱的艺术逐渐变成诵读的艺术,但是它仍然追求声音之美,追求节奏与韵律的和谐。源自于歌唱,定型于诵读,有严格的外在形式规范,是中国古典诗歌各种体式形成的首要条件。因此,从诗的咏歌与吟诵角度入手,研究构成中国诗歌韵律节奏的基本要素,是我们研究中国诗体形式的出发点。

在中国早期诗体生成的过程中,声音的作用优先于语法,这是一条重要原理。有了不同的声音组合,就有了不同的诗体。有了不同的诗体,就有了不同的语言组合方式。进而言之,作为诗体形态重要标志之一的押韵,以及后来在格律诗中起着重要作用的平仄,都对诗的语言的选择起着优先作用。所以对于诗人来说,掌握诗体的规范远比掌握语言的表达逻辑更为重要。同样道理,我们研究诗歌的语言形式结构,也只有从诗体的形式规范入手才更有意义,才更能破解诗歌语言艺术的奥秘。

    ◆“涩”作为诗学概念的意味

涩与滑相对待,可溯源于《黄帝内经》,但用作文学评论的概念则晚至唐代,当时出现了以涩命名的徐彦伯“涩体”和樊宗师“苦涩”文体。而涩作为一种审美趣味被体验并自觉追求,乃是伴随着宋诗出现的,逐渐波及其他文体。尤其在晚清的词论中引起极大的关注,成为焦点话题。

柳宗元《读韩愈所著毛颖传后题》写道:“大羹玄酒,体节之荐,味之至者。而又饰以奇异小虫、水草、樝梨、桔柚,苦咸酸辛,虽蜇吻裂鼻、缩舌涩齿,而咸有笃好之者。文王之昌蒲葅,屈到之芰,曾晳之羊枣,然后尽天下之奇味以足于口,独文异乎?”华南师范大学教授蒋寅说,这段话涉及两个问题,一是说明中国人有着喜好滋味多样化的传统,一是肯定文学同样有着多样化的趣味。就像中国菜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口味的丰富一样,中国美学和文学理论、批评给人印象最深的也是审美味觉的丰富。

蒋寅说,要说“清”“老”这些与传统审美理想相一致的概念成为古典美学和文论的核心价值,是不难理解的;倒反而是一些日常语境中与人们一般审美趣味相悖的感觉,也能成为与某个艺术门类或某个艺术流派的美学准则相关的趣味,很让人玩味。涩就是这样的一个概念,无论是在日常生活中还是文学评论中,它给人的联想都每每与不成熟、不顺畅的性质相关联。凡是与涩组成的复合词,如青涩、生涩、酸涩、苦涩、干涩、枯涩、艰涩、滞涩等等莫不如此。不过,这只是表面现象,涩的美学意蕴绝非如此简单,它与传统美学深刻而复杂的关系也还不太清楚。

蒋寅说,日常生活中所有与滋润与灵活相悖的属性,都与涩相连。艺术创作中的涩,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为防止浮滑而付出的代价。涩作为文学批评概念出现得较晚,现在看到它用于文学批评,已经是唐初的事。正像“涩”在日常语境中并不是很令人愉快的味觉,它最初出现在文艺评论中也不是正面的评价概念。“涩体”意味着艰涩难读的文风,包括多用典、喜用生僻字等,在当时不被肯定是显而易见的。到了盛唐时代,自许沉郁顿挫的杜甫诗歌也有某种涩的趣味,遇到讲究逆笔、顿挫的姚范、翁方纲等人或许比较欣赏,但像张谦宜这样的批评家则未必全盘肯定。在张谦宜看来:“诗有以涩为妙者,少陵诗中有此味,宜进此一解。涩对滑看,如碾玉为山,终不如天然英石之妙。”也就是说,涩终究出于人工造作,缺乏自然天成之趣,这当然是与盛唐诗的主导特征相悖离的。直到中唐时期,樊宗师佶屈聱牙的古文还被视为苦涩,不过此时他已不单纯是被否定的对象,相反还颇受时流追捧。

涩的美学趣味贯穿于中国文学、艺术中,是具有民族特色的美学概念之一。蒋寅说,对涩这样一个特殊的审美概念,做一番概念史的梳理,仔细辨析其美学义涵,是很有意义的。作为较典型的有限正价概念,它的理论展开充分显示了其运用文体操控机能实现价值的方式,以及作为正价概念的适用性和限度,这无论对于传统审美观念研究还是概念史研究都有一定的范式意义。

    ◆清妍,雅健,自在:朱熹诗歌的动态考察

尽管作为一个志在弘道的理学家,朱熹没有把诗歌当作实现自我人生价值的主要载体,但是他仍然以一千多首诗的创作数量和风格明显的创作实绩,引来了当时和后世的关注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